“真正的图画书”从哪儿来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7-02-17浏览次数:0

 

 119是我国著名画家、文学家、音乐、美术教育家丰子恺先生的诞辰纪念日,在这一天为第三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获奖者颁奖颇有深意。

  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顾问柯倩华认为,虽然丰子恺没有创作过现代形式的图画书,但是他对儿童的理解与尊重,对文学与绘画的理念,使他足以作为彰显现代华文儿童图画书精神的代表人物。

  第三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从送选的227件华文原创作品中,经过初审选出27件入围作品,最终评出首奖1件、佳作奖4件,分别为《我看见一只鸟》及《很慢很慢的蜗牛》、《阿里爱动物》、《看不见》、《最可怕的一天》。

  谈及评审作品时的感受,画家蔡皋说,那些源于儿童生活体验、符合绘本创作规律、编辑者和创作者配合默契的作品占有明显优势。

  评选是一个评出佳作的过程,同时也是发现问题的过程。

  纵观华文图画书的整体状况,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认为,尚处起步阶段的华文原创图画书主要存在两方面的不足:一是儿童想象力未能得到充分的表现和满足,二是创造精品的意识尚未真正确立。

  日本福音馆资深童书编辑唐亚明对获得首奖的《我看见一只鸟》十分赞赏,这主要缘于这本书的作者甘于寂寞、潜心创作的态度。针对目前一些作者、出版社急于求成、急功近利,很短时间就出一本图画书的现状,他说:精心做好一本图画书,至少要花数年的功夫。他希望通过这本书,提倡认真的精神,提倡不懈的努力,摒弃闭门造车、异想天开、灵机一动、潦草下笔。

  过于强调图画书的教育功能也是当下华文图画书存在的问题之一。台湾艺术学教授,图画书创作者徐素霞在评审中发现,有些送选作品图像上乘,故事立意也好,但文字叙述太过于教育功能性。她分析认为,这种现象除了部分来自文以载道的观念外,也许受到教育长期以来偏重单向教导、被动吸收、重标准答案的影响。图画书可以单就好玩而存在吗?如何真正做到寓教于乐,真是一门大学问。她说。

 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虞永平十分强调图画书的儿童性。儿童性意味着把儿童当作真正的读者,倾听在前,叙事在后。超越年龄阶段的规约和无趣的说教是图画书的大忌。他认为,在这种意义上,图画书不是为了被教而是为了被读,不是期待记得而是期待共鸣

  那么,教师、父母与图画书应该构成怎样的关系?日本著名绘本作家松居直说:作为念书人、讲述者,大人被置于一个复杂的立场,那就是与作为听者的儿童读者共同拥有绘本阅读体验。

  在本届书奖评审主席柯倩华看来,图画书不仅能帮助小孩子从家庭到学校、从玩具到书,它还是带领孩子从图像世界进入文字世界的钥匙。

  看似简单的图画书,其实蕴藏着丰富的可能性。

  对图画书的讨论还在继续。通过对这些问题的追问和思考,让不了解图画书的人有兴趣找一本来读;让已经读过不少图画书的人,合上书之后还能想一想书里的故事、书外的孩子;让图画书的创作者、出版者,心里时刻装着孩子,奉献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真正的图画书”——这是所有热爱图画书、热爱儿童的人的期待。

《中国教育报》 20131125 第九版